25569 陜西鼓王文化傳媒有限公司|安塞民間藝術團-陜北安塞腰鼓-安塞腰鼓演出培訓-陜北民歌嗩吶大秧歌-安塞腰鼓教練藝人
<th id="7aqa4"><track id="7aqa4"></track></th>

<button id="7aqa4"></button>
<button id="7aqa4"></button>
  • <button id="7aqa4"></button>

    <em id="7aqa4"><acronym id="7aqa4"><input id="7aqa4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<rp id="7aqa4"></rp>

    <nav id="7aqa4"></nav>
      聯系我們
    • 地址:陜西省延安市寶塔區延大附院家屬樓7棟1-505
    • 郵編:716000
    • 電話傳真:0911-2881668
    • Q Q:643292846
    • 手機:13891111278
    • 手機:18691114555
    • 聯系人:趙經理
    • 客服郵箱:webmast@asyg.cn
    • 公司網址:http://www.optionswebs.com

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>陜北文化>>陜北道情

    陜北地方戲劇-陜北道情
    發布時間:2015-11-24 | 閱讀次數:25569

    陜北道情作為陜西陜北地區漢族戲曲劇種之一,原名“清澗道情”,后因“隴東道情”和山西“神池道情”流入陜北,形成了“三邊道情”和“神府道情”,故統稱為“陜北道情”。流行于清澗、子長、志丹、吳起、綏德、榆林、子州、定邊、靖邊、神木、府谷等地。

    2008年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    歷史源流

    道情,是由古代道士念經、演唱、誦詠道教中的情理而得名的。據《唐書·禮樂志》“調露二年(公元679年)高宗命樂工制道調,祀老子”以及芝庵的“道家唱情,釋家唱性,儒家唱理,故曰唱道情,或曰道情,即道情調也,與法曲異名而同實”的說法便可得知,道情產生于唐代,最早是道教觀內詠唱的“經韻”,文體為詩贊體。后來吸收了詞調、曲牌,演變成為民間布道時演唱的“新經韻”也稱“道歌”。 

    唐代,皇權與道教關系密切,將道教作為國教。為了維護道教的地位,爭取信徒,道士在道院大唱道經故事。為了招徠更多的聽眾,又采用民間故事和歷史傳說故事來演唱,逐漸將道院里的說唱傳至民間。后經藝人們的創造、發展,形成了簡單的、也是最早的道情清唱、說唱形式。道情就是這樣隨著道教的興盛而興起。

    宋代,以道教為正教,大力宣揚道教之說。真宗尊奉老子為“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”,并修筑了極為壯麗的昭應宮、會靈觀。后來,徽宗迷道更甚于真宗,在全國各地廣修道觀,使道院與道士劇增。這就使當時流行于民間的道情得到了擴大和發展,主要表現在:在唐代使用琵琶、座鼓、鐘、磬等伴奏樂器的基礎上,又增加了迄今為止道情仍然沿用的主要樂器——漁鼓和簡板,促進了道情唱調音樂形式的建立和風格的形成。

    元代,元太祖成吉思汗、元世祖忽必烈為統一中國,均曾求助于道教。他們對宣揚漢族統治之戲曲予以禁止,但對神仙道化戲卻很少干涉,故元雜劇作家寫八洞神仙度化之戲,在元曲中占到了四分之一多。此時,已在民間廣為流行的道情也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,由坐班清唱發展成為廣場演出,并在原有的基礎上,又增加了皮影,成為有人物、情節的對唱表演,作為戲曲劇種已見雛型。

    清代較重喇嘛教,道教漸趨低潮。但因慈禧夢想長生不老,道士高云溪便“以神仙之術惑慈禧,時入宮數日不出”,并秘密參與朝廷之事,故道教得以繼續延續,而此時的道情也繼續得以發展。一些文人學士紛紛循舊調創新曲,使道情的體載更加豐富。道情以“耍孩兒”、“清江引”、“罩羅袍”等為主要唱段,又吸收、采用了秦腔與其它梆子戲的一些鑼鼓、唱腔、表演、劇目以及民歌小戲,逐步形成為成熟的道情戲。從上述道情戲經過的說唱、地攤坐唱、化妝表演、舞臺演出這樣一個漸進發展過程可看出,道情不僅源于道教,而且在它的形成與發展過程中,一直與道教有著密切地聯系,是一種與道教無法割裂的戲曲藝術形式。

    陜北道情最早出現于清澗縣東解家溝的玄武村。據該村道情藝人王儒倫口述,清道光年間(1821—1850),山西忻州一批道情   了眉戶、秧歌的藝術成分,形成了清澗道情。最早組班演出的是王儒倫的老爺爺,稱王家班,以坐唱形式演出。光緒年間至本世紀三十年代,清澗縣出現了史家河、巖頭、袁家河、樂堂堡等村的道情班子。他們經常出外演出,使道情戲傳播到子洲、子長、志丹、橫山、綏德等地,出現了村村社社有班子的興盛局面。演出形式從坐唱發展為舞臺演出,成為各地廟會賽戲的主要娛樂品種。往往是白天演出道情戲,晚上鬧秧歌社火。每年春節期間,村與村的道情、秧歌班子還要進行下帖和還帖式的相互邀請演出活動,當地稱為鬧紅火。

    民國二十四年(1935)紅軍長征到達陜北,陜北道情進入新的發展階段。道情藝人在傳統道情的基礎上,于橫山等地創造出一種新道情,因多演出反映陜甘寧邊區人民革命斗爭生活的現代戲,故被群眾稱為“翻身道情”。藝術風格與老道情迥然不同,老道情深沉悲壯,新道情歡樂、豪放和明快,多富有新的時代特色,普遍受到了歡迎。老道情因之日益衰落,各地城鄉班社均改唱新道情,如清澗下武村班、曹家塔班、陳家坪班、坡家溝班、八斗岔班、淮家灣班、橫山破羅村班、柴辛梁班、子洲裴家灣班、強家溝班、劉家川班、子長強家溝班、榆林鎮川堡班、延川白家河班等。

   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陜北新道情有了進一步發展。各村堡的民間班社不斷擴大,一些班社還購置了新箱,培養出了一代新的演員,并創作演出了大批現代戲。[1] 

    現主要分布于陜西北部的延安、榆林地區。最集中的是子長縣、延川縣和清澗縣。其輻射區域到內蒙古河套一帶,晉西北及甘肅、寧夏靠近陜北的地區。

    形式

    陜北道情是陜北的地方戲曲。以舞臺(主要農村廟會)演出為主。也有農村鬧秧歌扎場子演出和道情自樂班的自娛自樂演出。


    特征

    1、傳統劇本內容特征:①探討天地、男女等哲學類問題。②戲中人物多出于宗教典籍佛、道多于儒。③劇本框架是原來的,細節大多是民間藝人根據自己的經歷修改的。

    2、以道情教化為主要內容。

    3、語言特征:文人雅調少、民間俗語多。

    4、表演風格:諧謔音鬧成分多。

    5、音樂上苦腔多于歡音。


    演變

    道情源于唐代道教徒唱的經韻,當時是詩贊體。宋代后,經韻吸收了詞、曲牌特點,衍變為在民間布道時演唱的道歌。其流行于北方的一支,在原韻調的基礎上發展為曲牌體,又逐漸演變成戲曲。根據其代表劇目《十萬金》看,其早于《西游記》的面世,《十萬金》中的《孟姜女哭長城》可以源于唐代國名變文。由此可推斷。陜北道情是早于元雜劇或與元雜劇同期的古老劇種。[4] 

    范文瀾先生在《中國通史簡編》中記載:中國漢至唐代的封建統治階段,為了加強他們的皇權地位,提倡漢族道士創立和發展的道教,推崇黃帝和老子為教主,反對外來的佛教。唐高祖李淵,為提高自己的地位和威望,將他說成是《道德經》作者李耳的后裔,和老君(即老子)有親緣關系。唐太宗李世民,也曾得到道教支持奪取了皇位,故極力興道抑佛。為了維護道教地位,爭取信徒,道士們采用有說有唱的俗講變文來擴大宣傳,這種說唱形式,說部為散文、唱部為音樂伴奏的韻文,其唱調被稱為道情或道調。在這種背景下產生的道情,使它在一開始就與其它演唱形式迥然不同,不俗而貴、受人尊重。

    如清澗鬧道情的到了哪村,那村的人便在村口擺設酒肉,桌旁還要站上兩名身穿道袍的人,來接侍、侍應秧歌班,而以演唱為乞食工具的其它戲曲藝術班社則無法得到這種禮遇。而且,道情在發展成為戲曲劇種的初期,扮演的又都是清一色的神仙道化戲,如《目蓮救母》、《王祥臥冰》、《劉秀燒窯》等。使人們自然地能產生出一種敬畏感。道情的許多傳統戲如《湘子出家》、《上終南山》、《林英敬香》等,所反映的也都是道教中一些代表人物出家成仙的故事。通過這種藝術方式來宣揚:人是精神自由、獨往獨來的,應拋棄一切功利,割斷一切關系,擺脫羈絆,遁世絕俗,清靜無為。

    要與自然相通、契合,求得心靈的自由超越及對天地至道的直覺領悟,在內心的虛靜狀態中接納萬物,以此達到人格的完善與自足這樣一種主宰自我、順應自然、出塵拔世、得道成仙、長生不死的道家思想。另外,道情的服裝與道教的服裝如出一轍,“盤道”時,男角大都身著道袍,手持佛塵(俗稱蠅刷子),女角一般身穿彩服,持扇、提帕,使人自然地聯想到道士的“盤道”。正是道情帶有的這些宗教色彩,使道情具有一種獨特的魅力和感染力。

    綜上所述,陜北道情源于道教,與道教有種相承關系,隨道教的興盛而興起,隨道教的延續而發展,但在其發展過程中,又不局囿于道教的興衰,而廣收并蓄其它藝術養份,使自身日臻成熟、完善,最終發展成為一種具有獨特風格的戲曲藝術;同時,陜北道情與道教又是一種相輔的關系。

    在統治者信賴神權的封建時代,由于道情所具有的形象與情感的特殊感染力,使得統治階級殫盡全力利用道情以及其它藝術形式來渲染、美飾道教,強化人們的道教心理和道教情感。道教徒們將道情藝術作為宣揚道教的手段,使道情為傳播道教服務,這就使道情發展成了一種具有獨特意義和風格的,受道教影響至深、至久的,帶有濃重道教色彩的戲曲藝術。用陳寅恪《天師道與濱海地域之關系》中所說的:“藝術之發展多受宗教之影響;而宗教之傳播亦多倚藝術為資用”這兩句話來概括道情與道教的關系是再恰當不過的了。[3] 


    行當

    陜北道情生、旦、凈、丑齊全,并以須生、正旦、小生、小旦、小丑為主,花臉無唱腔,均為道白,秧歌風味濃厚,動作大方,以扭、擺為主,無嚴格程式,生活化動作較多。重唱工,無武打戲。包頭(旦腳)和花臉化妝額戴明鏡片,下吊兩個絲帕。[1] 


    服裝

    服裝多借用秧歌衣袍,有的則沿用大戲服裝。有用民間土布制作的,也有用紙剪成的,因地制宜,無一定規范。[1] 

    藝術流派

    陜北道情作為陜北地方戲曲劇種之一,按其流行地域和藝術特點劃分,可分東路道情、西路道情和清澗道情。

    東路道情是指民國初年從山西臨縣等地傳入府谷、神木等縣與本地語言、民歌等相結合而發展起來的道情。

    西路道情是指從甘肅隴東一帶,通過皮影、社火等途徑傳入定邊、靖邊、橫山等縣與本地的語言、民歌相結合而演變發展起來的道情。

    清澗道情是專指流傳在清澗縣及其鄰區的道情。其中清澗道情最為盛行、最具代表性,被譽為“正宗的陜北道情”。

    曲調發展

    陜北道情音樂為曲牌體,曲調分東路和西路兩種。東路即新調,西路即老調。其調式不同,東路為徵調式、西路為商調式。但兩音的曲牌名稱基本相同。其聲音高亢而奔放,柔情而細膩,既有陽剛之氣,又有樂府之風。

    曲調有“平調”、[土字調]、“十字調”、“耍孩兒”、“終南調”、“高調”、“陽北調”、“二五錘”、“八字調”、“太平調”、“浪堂調”、“金絲疙瘩調”等二十余種。每調又有“平板”、“陽板”、“落板”、“代板”、“導板”等板頭和板尾。無幫腔“嘛韻”,曲調詞格一般為六字、八字、十字句式,也有三字、四字不等。四句一段。

    伴奏音樂分文武場面。文場樂器有小三弦、四音子(用四股弦、雙馬尾制弓)、管子,號稱三大件。武場有簡板、漁鼓和陜北道情特有的脆鼓子和小鉸鉸等,構成了陜北道情音樂的顯著特征。[5] 

    新道情的唱腔,經過藝人改造,板式變化體成分不斷增多,采用《二流板》、《大起板》、《箭板》等板路。樂器上,改用板胡為主奏,并增加了提琴、打琴、長笛等,豐富了音樂表現力。清澗駱兒巷一琴師還在四音子的基礎上,改制出一種六音子,受到廣大觀眾的贊賞。

    經典劇目 

    陜北道情的傳統劇目多表現道教故事、歷史故事和生活故事。有連臺本戲、本戲和回回小戲。

    主要傳統劇目有:《高老莊》、《湘子度林英》、《唐王游地獄》、《王祥臥冰》、《十萬金》(包括四本連臺大戲《孟姜女哭長城》、《紅桃山下界》、《打經堂》、《劉金進北瓜》、《韓湘子》、《伍員逃國》、《割肝救母》、《打棍出箱》、《汾河打雁》、《花柳記》、《李大開店》、《劉秀走南陽》、《紅毛跳墻》)、《閃婚圖》、《兩世姻緣》、《合鳳裙》、《二女子游花園》、《秋胡戲妻》、《鞭打蘆花》等。最長的連臺本戲《雪擁藍關》,可連演三天三夜。

    主要現代戲有;《家庭圖》、《二流子轉變》、《王長生攬工》、《勸子歸隊》、《紡紗》、《南下開荒》、《難民圖》、《王三小求妻》、《禁洋煙》、《三回頭》、《吳逆子》等。

    建國后現代戲主要有:《支農忙》、《朝陽人家》、《挑女婿》、《兩家親》、《賽畜會》、《意中人》、《接婆姨》、《沙海紅旗》、《土地風波》、《贊新婚》、《小四德》等五十余出。

   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創作的《翻身道情》、《兄妹開荒》等道情劇,從陜甘寧邊區一唱出,就在祖國的大地上唱紅了大半個世紀,至今仍不失為陜北道情的代表。[6] 

    道情十字調《靈英降香》:

    三月三日天門開,靈英小姐降香來,

    禱告天間眾神靈,保佑我丈夫早回門。

    一炷香奴敬上,上天的玉皇哎咳喲,

    你保佑奴丈夫,早早地回哎哎來;

    二炷香奴敬上,關公二郎哎咳喲,

    你保佑奴丈夫,早早地回哎哎來;

    三炷香奴敬上,三圣母娘娘哎咳喲,

    你保佑奴丈夫,早早地回哎哎來;

    四炷香奴敬上,四大天王哎咳喲,

    你保佑奴丈夫,早早地回哎哎來;

    五炷香奴敬上,五帝五方哎咳喲,

    你保佑奴丈夫,早早地回哎哎來;

    六炷香奴敬上,南斗七郎哎咳喲,

    你保佑奴丈夫,早早地回哎哎來;

    七炷香奴敬上,北斗七星哎咳喲,

    你保佑奴丈夫,早早地回哎哎來;

    八炷香奴敬上,八大金剛哎咳喲,

    你保佑奴丈夫,早早地回哎哎來;

    九炷香奴敬上,九天玄女哎咳喲,

    你保佑奴丈夫,早早地回哎哎來;

    十炷香奴敬上,十殿閻君哎咳喲,

    你保佑奴丈夫,早早地回哎哎來;

    十殿閻君,九天玄女,八大金剛,

    北斗七星,南斗六郎,五帝五方;

    四大天王,三圣母娘娘,關公二郎,

    上天玉皇,你保佑奴丈夫哎,哎咳喲嗨,你保佑奴丈夫早早地回來。

    藝術名家

    樂師

    田思、任攔擋、劉仲眾、曹存書、白世亮、黃金鏊、劉永海、白鳳海、李振有、張玉合、郭占山、張成祥等;

    演員

    強聯社、強三、強德奎、張海生、張國蒼、張國萬、劉漢珠、黃德銘、李向海、白樹林、劉永義、李敬勝、惠克儉、李培成、郭呂才、惠萬年、惠萬國等。

    傳承譜系

    采用口耳相傳方式,承傳形式主要有家庭家族承傳和區域性承傳兩種:

    1、家庭承傳:父傳子、子傳孫、代代相傳,典型者為延川縣高家河村惠萬年一家,其譜系為:第一代:惠萬年之父(清末)—第二代:惠萬年—第三代:惠斌杰(惠萬年之子)、高小芹(惠萬年兒媳)、惠五子(惠萬年五子)—第四代:惠智勇(惠萬年之長孫)、惠新艷(惠萬年之孫女)。

    2、區域性承傳:從家庭承傳家族承傳擴展而來,如子長縣強家溝道情以村子為單位承傳,其譜系以村子為單位:第一代:強猛(清末至民國初年)—第二代:強不屈、強增高、強文寬、強文成等 —第三代:強美功、強智勝、任仙周等 —第四代:強世斌、強德華、強德哲等—第五代:強德奎等—第六代:強聯社、強埃社、景跳霞、強三、強四、強振社、陳春峰等 —第七代:強嬌嬌、強凱、強珊珊、強博達等。[7] 

    藝術現狀

    1、老藝人逐年謝世,能留下的東西越來越少,有的原始劇本已絕跡。

    2、如今道情演出活動百分之九十是農村廟會,只有普及,沒有提高,且有下滑趨勢。

    3、青年人里懂退情者甚少,后繼乏人,若再不抓,將會失傳、滅絕。

    4、專門研究的人員缺乏。

    傳承意義

    1、陜北道情保留了許多原始的、傳統的文化。無論劇本結構,語言風格都具有活化石的意義。

    2、音樂與陜北民歌、陜北說書的音樂截然不同。保留了遠大的道教音樂風格。有其獨特的藝術價值。

    3、在新文藝運動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    4、民間流傳甚廣,是陜北群眾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。







    ↑上一篇:第一篇 ↓下一篇:最后一篇

    評論(0)

    后面還有條評論,點擊查看>>
    捕鱼app